吾心安處

2019-12-27 15:55 來源:中國六盤水網——烏蒙新報 【字體大小】:

烏蒙新報-數字報刊

陳永革

烏蒙新報-數字報刊

尋找故鄉,尋找這片土地上最深愛的人和事,一山一水、一草一木,無不是我深深的眷念。

故鄉于我來說,似乎很近,似乎很遠,潺潺的水城河流水之聲卻是我說不清的夢繞魂牽。帶著這份情節,我追思溯源。

故鄉是什么?按照商務印書館《現代漢語詞典》的定義,故鄉是出生或長期居住過的地方;是家鄉,是老家??赡睦锸俏业募亦l,哪里又是我的老家?

在我父親九歲那年,我爺爺就去逝了,奶奶沒有文化,一個人硬是把父親兄妹四人撫養成人,晚輩們對奶奶敬慕之心因此油然而生。老人們常說“一滴露水、一棵秧苗”,對于我至今仍是一個不解之謎,感覺生存太難了。

或許是父親缺乏家族意識,亦或是本身就知之甚少的緣故,他從來就不愿主動提起家族的歷史,每當我問及根源時,他除了給我講述洪武祖調北征南時,陳家祖輩從江西吉安府遷徙至四川潁川后輾轉到貴州畢節珠市街的事情外,很少涉及其他。

我的爺爺辭世后,父親和奶奶隨伯父到了原水城縣老縣城南門又至龍場生活,其中重要的就是在龍場時的一場連街燒遍的熊熊大火,將祖傳的絲綢白絹的《陳氏家譜》化成灰燼。據知,這本家譜甚至詳細記載了背泥巴賣的陳姓家人的故事,可家史已無從考證,遺憾之至,父親更是極其不愿談及。但是,父親唯一百說不厭的就是百犬同槽“護義門”的典故。千百年來流離于世界各地的陳氏子孫,都將會在聽到那一聲犬吠后,尋跡到歸鄉的路。

據《宋史?陳競傳》《江西通志》等書籍記載:義門陳的百犬槽聞名遐邇,是義門陳的一個象征,在江西省、府、縣志及全國陳氏宗譜中均有記載,至今有很多陳氏后裔仍稱義門故里為“百犬槽”。德安縣義門陳氏同居十九代,合族三千九百二十二口,歷時三百三十二年不分,“鳴鑼吃飯,統一穿衣”、“不置奴婢,男女異席”,屢次被皇上旌表,并作為詩書繼世,孝義傳家為楷模。在義門故里的建筑中,原有百犬牢一座,就是養一百條狗狗的地方。門前有一列對聯寫道:

一犬不至百犬不食牢內異物皆效義

一犬突起百犬齊怒寨中同聲共護門

陳氏養犬百余條也會“尊老愛幼”,犬生而重義。每當義門陳的人開始給狗狗進食,將飼料放入犬槽之中,把信號一發,狗狗即從四方趕來,不管先來后到一律不爭不搶,一定要等齊一百個伙伴,才同時進餐,缺一不食。宋太宗趙光義聽后不信,御駕親測,待一百個肉包子,放到百犬槽中,群犬呼而相聚,齊叩謝皇恩??郛?,一條白犬步至槽,口叼兩個肉包子,旁若無物地跑走了。太宗驚奇,率眾人尾隨其后,只見在一處柴扉旁,臥著一條黃犬,好像生病的樣子,白犬將叼來的兩個包子給它一個,自己留下一個食了。其它的犬各自只食一個,絕不搶占。

只聽得這故事,只記得這“中華義門陳”,父親的故鄉在哪里,年少時的顛沛流離,經歷了新中國土地上的一系列變革,即便后來為六盤水的建設也算做出貢獻,他也說不清、道不明,甚至是不愿說。我僅從母親口中得知爺爺是四川潁川人,父親是畢節人,而我則是水城人。

每當有人問及我的故鄉在何處時,我往往答非所問的說:我是中國人!隨即便會向別人介紹,陳姓自古就是一個開放的姓氏,就像中華民族就是一個開放的民族一樣,世界是我家,我家在世界,大有“莫愁前路無知己,天下無人不識君”之勢。而我更愿意的,是和他們談起大禹治水、陳勝王起義、陳子昂“念天地之悠悠,獨悵然而泣下”,直至陳毅元帥的詩詞、陳景潤的“1+1≠2”……至于我,雖無前人之本事,卻懷有向“陽明”先生學習之決心,以“為人民服務”之心看待我對故鄉一詞的詮釋。

我反復扣問,我的故鄉在何方?腦海里總浮現出大表哥仁方的身影。我想大哥一定會以那一輪掛在天邊的明月為故鄉吧!大哥仁方旅居美國,因工作關系很少回來,更別說回故鄉了。記得當我為了“鐘山文學沙龍”關于“根”的一個主題創作話題,請他談談想法時,他沉默了一下,悠悠地說:對我一個常年漂泊海外的人來說,吾心安處是故鄉”。

是的,他的根,就是中國,就是貴州,就是中國涼都六盤水了。今年9月15日,他在“全球黔人貴友”新媒體平臺推出《海外人看中秋,月照之處皆故鄉》專欄,借中秋佳節的傳統節日,收集發表了部分海內外貴州人的詩作,用文字演繹并寄托了對“家鄉”這一份情思。大哥是資深媒體人,北美中文作家協會終生會員,擅長中英文寫作,品牌傳播和跨文化及國際傳播策略,他之心安處,在其紀念我姨父趙振福的文章《烏蒙情深兩代人的涼都情》中表現得淋漓盡致:

父親語重心長的對我說:“兒子,你無論走到哪里,永遠不要忘記你的家鄉,要為家鄉招商引資出力,為家鄉建設出力?!?/p>

“爸爸,大多數時間爬格子的我未能成功招商引資,但我引來了筆桿子。我相信,通過文友們的神來之筆,海外更多的人將會更加了解中國涼都六盤水,曲線實現您的愿望?!?/p>

這是大哥對故鄉的注解。貴州《侗族大歌》電影品賞暨貴州文化旅游推介會得以在紐約隆重推出,與大哥的故鄉情結作出的默默奉獻是分不開的。無論走了多遠,心依然是中國心。

“青山處處埋忠骨”,少年時的我,雖不識故鄉月明在何方,可早已立志報家國。在人生幾十年的風風雨雨中,我沒有作出什么驚天地泣鬼神的大事,但問心無愧的是,在最艱苦的崗位上,在最難以預料的人生際遇中,我始終深愛著我的父母,熱愛著生活、深愛著腳下的這片土地和飄揚著五星紅旗的這個國度。我努力地工作,努力地學習,不斷地激勵和創新,以活成一桿旗的高昂姿態,以追求光明的行動向正在讀書的子女們作出榜樣。

我沒有別人所謂“官二代”“富二代”的底牌,我能給予他們的,只有“不用揚鞭自奮蹄”的不認命精神。我父親在六盤水市的建設中,也是作出過貢獻的,但他從來不說。母親參加過水城河的修改河道工程,她也不說。只記得我當時才幾歲,天寒地凍的,母親帶著我也在為“革命”建設做貢獻。我現在回想不了父母當時的心酸,在我想記錄下這些歷史片段時,母親也是什么也不說,反倒聽得最多的還是那一句“好好干自己的工作,不要學人家撈騙財,清廉一輩子、平安幾代人”。

我已不再糾結于向老人們追問故鄉在何處了。我從事教育工作的那幾年,認認真真教書育人,牢記“為人師表、無尚光榮”,做好“人類靈魂工程師”的工作,絕不誤人子弟;用城市的版本教育著我農村的學生,讓他們不要自卑、勇于挑戰,樹立自信。后來命運的安排,我改行從事法律工作,在崗位上兢兢業業,從不偷奸?;?,挑肥揀瘦,只想踏踏實實地做好守土有責、守土盡責、守土有功,保一方平安,促一方安寧,在平凡的崗位上,演繹著自己不平凡的人生。

我在用自己的行動,給孩子帶路,要讓我的孩子們看到,他的父親在這片土地上不屈不撓、頑強生活的樣子,告訴他們我沒有虛度年華,沒有荒廢光陰,讓他們知道六盤水這片土地上奮斗過和奮斗著的人,也包括他們在內。讓他們記住,他們的故鄉就是中國涼都六盤水,走出去,以之為榮,回故土,為之奉獻。

千百年來,千百年后,故鄉的話題仍會繼續,“心安事無問,心定菜根香”,若再有人論故鄉,我也不會再茫然,不會再疑惑,不會再糾心地感嘆“故鄉啊,你到底在哪里”。

月是故鄉明,在這片流著血淚和汗水的土地上,我們將做著前有古人、后有來者的大事。在我的意念里,故鄉,從來就是我腳下的這片土地和我深愛的祖國以及生生不息為之奮斗的人民。

(完)

以上作品

由鐘山區文聯提供


附 件:AttachmentPh
孤竹城赚钱关卡有哪些